2018沮喪之旅Day 6 part 2

沮喪之旅第六天。 只剩不到24小時就可以回家了。

回到大井町。馬麻帶妹妹去上廁所,我帶葛格去買些熟食。夾了幾樣,正在算錢時看到馬麻牽著妹妹過來。

“廁所很髒所以沒上就出來了。我的後背包有在你那邊嗎?”

“沒有。你不是有背著嗎?”

“好像不知道到哪邊去了。”

慘了,兩隻小人的護照在裡面。

兩個人開始回想最後一次拿到包包是何時。記憶斷片得很嚴重。只記得腦婆第一次去東急Plaza的時候包包有給我,我塞到推車底下了。之後似乎有交還腦婆,之後就一點也沒有記憶了。腦婆說應該不會在女廁裡,所以應該是在有樂町ルミネ或是山手線上?

趕快回旅館。肚子很餓。但是護照不見這可是大事啊,明天又要回家了,這下子想回家都沒辦法。東西隨便吃兩口就趕快出門了,先到有樂町找吧

一個人上了車。難得的一個人時光,但是卻沒有任何喜悅與放鬆的心情,反而是開始盤算真的不見的話接下來要幹嘛。

有樂町下車,手刀衝往ルミネ。問了服務台是否有藍色包包在推車底下,沒有。那是否有人撿到?受付娘打電話問了一下,沒有喔請留下姓名與連絡電話,有找到會再通知你的。

第一關失敗。

回到有樂町,問了站員遺失物要在哪邊找,站員給了小紙條說要打電話。沒有可以實際去問的地方嗎?沒有喔一律電話聯絡。好吧先找公共電話。車站翻了兩遍都沒找到,只好再去問站員。

公共電話要去對面的交通會館喔。這邊沒有。

又是手刀衝往交通會館。會館裡的北海道物產館每次來都會逛,這次只能先pass。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台電話,投了錢打了電話。嘟嘟嘟嘟。打不通。打了三四次都這樣。煩。只能用skype了。

打開skype,選了課金,轉轉轉一直出不來。難道是漫遊的4G有問題?但是網路都正常啊。轉了半天還是都沒有。想起車站有免費WiFi,又是手刀衝回車站。WiFi連上了,課金選項也出現了。趕快課了150,打了電話,終於通了。

現在全部忙線中,請稍後。

等了五分鐘總算有人接起電話,問起山手線有沒有人撿到藍色包包裡面有護照的。沒有喔只有撿到在留卡。京濱東北線呢?也沒有喔,請晚一點再打,等到車回車庫之後說不定會有更新的資訊近來。

第二關失敗。慘了。回旅館吧。

路上開始google。代表處在目黑,要準備照片與身分證明文件。機票是直接跟華航買的,要改期要打華航客服,看了機票改期一張要付兩千塊。順便開始問腦婆還有可能在哪邊。

搭山手線時有坐下,轉京濱東北線是站著的。只有坐下時可能有機會把後背包拿下。坐著的時候兒子有抱怨購物袋太大,沒有抱怨包包。所以應該還在身上?這樣就只剩大井町車站女廁最後一個可能了。再沒有的話就真的要去找謝長廷了。

到了大井町。問了站員,腦婆好像在女廁有遺失東西,不知道有沒有人發現。

“什麼東西?”

“藍色包包,裡面有兩本護照。”

“有帶身分證明文件嗎?”

“有有有我有護照。”

“有撿到喔,這個文件填一下。”

寫了姓名住址電話,站員從後方辦公室的抽屜裡拿出藍色包包。

看到的時候都快哭了。好累。壓力好大。

拿回旅館,疲累與壓力一整個爆發。終於可以回家了。

藥妝還沒買,銀座的燒肉也沒得吃了,看到大井町後面有間牛角,先吃這間吧。店內沒禁菸,連分菸都沒有。算了不想再找了,先吃吧。點了兩個吃到飽套餐,再單點了兩份和牛五花。味道不錯,啤酒有點淡淡至少是生啤。女兒吃了沒多少就吵著要看巧虎,看著看著居然睡著了。

離開牛角之後先去伊藤洋堂看藥妝。靠好貴。ex plus居然要六千日幣。還是去川崎買吧。結果又遇到京濱東北線人身事故,各列車延誤40分鐘以上。還好已經要恢復行駛了。回來看到新聞,人身事故的原因是爺爺不小心把要給孫子的禮物落到軌道上了於是下去撿。東西撿上來了但是人卻沒上來。是個有點哀傷的事故。

在川崎OS Drug與松本清快速買買快點回旅館。兩人又吵著要吃甜甜。終於要結束了。只要沒有再出狀況的話。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